茄子带你另眼看世界快活

一踹之下,那用上好灵木炼制而成的殿宇大门,此刻如纸糊般轰然炸开,木屑飞溅。

在座众人皆是一惊。

正欲出手炮制月诗蝉的司空豹霍然抬头,眸子如一对慑人的利剑,望向大门外。

拍案而起的古苍宁,也被这样一个变故惊到,目光下意识看了过去。

就见——

夜色灯影下,一个青袍如玉,孑然出尘的少年,走进了大殿中,步履闲散,神色淡然。

“你是何人?”

司空豹眉头皱起。

在座其他人皆惊疑不定。

这里是浣溪沙招待贵宾的“水云涧”,极为隐秘,没有允许,一般人物可根本不敢硬闯进来。

尤其是,今夜他们宴饮时,清楚交代过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决不允许上门打扰。

可现在,却有一个来历不明的少年,堂而皇之地踹门而入!

江伊涵清新动人写真—性感以外的纯美

这让司空豹也有些琢磨不透,这究竟是何方神圣,故而内心再愤怒,也暂时隐忍了下来。

“苏兄?”

古苍宁吃惊,脸上写满难以置信。

他刚才还因为月诗蝉而想到了苏奕,不曾想,对方此刻便出现在了眼前。

苏奕瞥了古苍宁一眼,便把目光看向地面上陷入昏迷中的月诗蝉身上,其目光一点点变得冰冷起来。

这一次,若不是自己误打误撞,感应到了紫色铃铛的异动,若不是直接闯入此地,月诗蝉的下场简直不堪设想!

“你认得此人?”

司空豹目光看向古苍宁。

古苍宁面无表情道:“苏兄是我的恩人,他和月诗蝉一样,皆来自大周,我之前要救下月诗蝉,便是要报答苏兄的恩情,现在,你司空豹可明白了?”

司空豹哈地笑起来,“我还当是何方神圣,竟敢来破坏我等雅兴,原来……也是个来自大周的修士啊……”

声音透着嘲弄。

在座众人也轻松下来,旋即脸色都变得阴沉下来,皆恼怒起来。

一个来自大周的少年而已,却敢跑到此地撒野,简直活得不耐烦了!

“你是古苍宁的恩人,想来也不是寻常角色,否则,断不会有胆子闯入此地了。”

说话时,司空豹转身返回上首坐席,眼神戏谑而冰冷,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苏奕,“而我没有猜错,你应该是为救这小贱人来的,对吧?”

他好整以暇,看似随意,可一身气息却极为可怖慑人。

就如一头洪荒猛兽盯上了猎物。

苏奕没有理会这些。

或者说,他从进入大殿后,除了仅仅瞥了古苍宁一眼之外,直接把在场其他人无视了。

此时他走上前,来到月诗蝉身边,打量了一番,心中暗松了口气,还好,人没事。

司空豹眼神玩味,似猫戏耗子般,充满戏谑,“呵呵,没用的,你就是把她救走,她也会乖乖地再回到我身边,听我之命,任我摆布,只要我愿意,一个念头便可决定她的生死。”

在座众人也不禁笑起来。

此刻,他们都已恢复镇定和从容,有恃无恐,看向苏奕的目光,都带上一抹怜悯。

古苍宁心中一沉,连忙解释道:“苏兄,月姑娘体内被种了巫魔毒

蛊,这是天湮魔门……”

苏奕摆了摆手:“刚才你们的对话,我都听到了,一个不入流的毒蛊而已,还难不到我。”

说话时,他俯身将月诗蝉抱起,把她放到古苍宁身前,道:“帮我照看一下。”

古苍宁连忙点头答应,他意识到,看似平淡得毫无情绪波动的苏奕,实则已彻底怒了!

“不入流的毒蛊?小哥你看起来年少,口气可比那些老家伙都大。”

那身着黑衣,妖娆妩媚的女子咯咯笑起来,之前正是她亲手把月诗蝉带进了大殿。

在座众人也一阵哄笑。

巫魔毒蛊,早在三万年前,便号称是天衍魔门“八大毒蛊”之一!

便是灵道大修士身中此毒蛊,也必将再无法摆脱“命不由己,身如傀儡”的下场。

“很好笑?”

苏奕目光看向那黑衣妖娆女子,深邃的眸一片淡然。

可当被他目光盯上,黑衣女子心中莫名一寒,汗毛倒竖,她俏脸都变了,意识到不妙。

可已经晚了一步。

就见苏奕掌指一拂,如掸去微尘般随意,却有一抹剑气乍现,横空一闪。

噗!

黑衣女子眉心被凿开一个血窟窿,神魂爆碎,眼睛猛地瞪大,噗通一声仰头栽倒。

场一寂,满座皆惊。

坐在上首位置的司空豹瞳孔微眯,眸光闪动。

在座其他人也被这凌厉霸道的一幕惊到,没人敢相信,这样一个来自大周的青袍少年,动起手来,会如此不客气!

“这家伙,果然一如从前……”

古苍宁暗自感慨。

他曾和苏奕对决过一剑,也曾在灵曲大会上见识过苏奕的手段,自然清楚,对方性情就是如此强势!

那黑衣妖娆女子也算是个极厉害的女魔头,有着聚气境初期修为,可碰到苏奕,也和找死没什么区别。

“混账东西,跪下!”

猛地,一个身穿玄甲,魁梧高大的男子站起,足有丈许高,气息霸道慑人,一巴掌隔空朝苏奕拍去。

轰!

掌力带起汹涌黑色火焰,霸道如陨石轰下。

苏奕掌指一按。

轰鸣声中,那扑面而至的黑色火焰掌印炸开,光雨迸溅。

而那丈许高的魁梧男子,则双膝砸地,砰的一声跪倒在那,地面上浮现出一片阵图云纹,这才将那等冲击力量瓦解。

可魁梧男子附近的案牍和座椅,皆轰然爆碎,惊得附近其他人皆狼狈闪避。

而这还不算完。

随着苏奕掌指发力,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骨骼爆碎声从那魁梧大汉身上传出。

肉眼可见他整个人肌肤爆碎,鲜血迸射,躯体一寸寸塌陷,眨眼间而已,其躯壳就被压碎成一滩血肉模糊的烂泥。

死状凄惨!

那触目心惊的一幕,让在场众人皆色变,意识到不妙。

魁梧大汉乃是一位聚气境后期存在,战力极凶横,可现在却似一只苍蝇般,被一巴掌拍死了!

大殿众人皆毛骨悚然。

夏靖羽、封道姑皆早已起身,满脸惊疑。

唯有上首位置的司空豹兀自坐在那,只是脸色也变得格外的阴沉和

难看。

他冷冷道:“古苍宁,你这位恩人不简单啊,趁我还没有彻底暴怒,你来告诉他,得罪我的后果有多严重!只要他低头赔罪,投诚于我,我可以网开一面,免其一死!”

他眸子闪烁着疯狂和暴戾的气息,气息也变得恐怖阴森。

古苍宁眉头皱起,目光看向苏奕。

事实上,根本不必司空豹说,他也早有心想要提醒苏奕,无论是司空豹,还是那夏靖羽,身份皆不寻常。

可还不等他开口,就被苏奕抬手制止:“我没兴趣去了解一些将死之人。”

在场其他人皆怒极而笑。

“此子可真嚣张啊!”

“一起上,杀了他!”

一些强者冲出,各祭出宝物,朝苏奕杀去。

这些皆是司空豹的属下,若搁在大夏其他地方,绝对是邪道中的顶尖人物,一个个双手沾满血腥,狠辣之极。

他们的战斗手段也极丰富老辣,刚一出手,就动用各种阴损致命的秘术和宝物。

一时间,毒雾翻腾,煞气肆虐,血光激射,齐齐朝苏奕笼罩过去。

那等场景,足以让世间绝大多数元道修士胆寒。

可在苏奕看来,完就是不堪入目。

轰!

就见他袖袍鼓荡,右手横空一扫。

一道匹练般的清色剑气横空而起,倏尔间化作万千剑雨席卷而开,那密匝匝的剑气,直似洪流般摧枯拉朽,所向披靡。

撕咬耳膜般的轰鸣声响彻。

各种歹毒致命的秘术和宝物,皆轰然爆碎溃散,完如纸糊似的,承受不住那等剑气的威能。

紧跟着,凄厉的惨叫声随之响起。

猩红的血水飞洒。

眨眼间而已,那些出手的强者,皆被如若暴雨肆虐倾洒的剑气轰杀,躯壳被绞碎,血肉横飞,神魂都被碾碎齑粉。

形神俱灭。

剑气肆虐,杀敌于拂袖之间!

夏靖羽倒吸凉气,神色骇然。

气质古板的封道姑,已持剑站在夏靖羽身前,眉梢眼角尽是凝重,如临大敌。

上首坐席上,司空豹彻底无法淡定,霍然起身,满脸铁青,那光洁的脑袋都浮现出一抹妖异的黑色火焰图腾。

“当初在灵曲大会上,这家伙还是辟谷境修为,这才多久,他都已踏入元府境了,并且战力还如此恐怖……”

古苍宁内心也震颤不已,被苏奕那轻描淡写之间展露出的威势深深惊到。

此时的大殿内,满地狼藉,尸骸横陈,血水弥漫。

苏奕立在大殿中央,青衫如玉,神色淡然如旧。

司空豹那仅剩下的数个手下,已是脸色大变,神情间尽是惊惧和骇然。

苏奕没有废话。

也懒得废话,迈步朝司空豹行去。

月诗蝉是苏奕极欣赏的一个剑道好苗子,可不曾想,今日却差点被人给糟蹋了。

这让苏奕焉能不生气?

他一旦动怒,可从不会管什么后果,就是天王老子来了,也阻止不了!

“姓苏的,你可真是……找死啊!!!”

司空豹彻底怒了,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,整个人气息恐怖如狰狞的远古凶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