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免费黄片的软件

第六层,刑狱鬼界。

蒋厉和卫囚从虚空裂缝里出来之后,看着城墙上挂的“刑狱鬼城”牌匾,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起来。

不只是他们,任何一个勾魂使者来到这里,都会不由自主的紧张。

面前,是一座钢铁铸就的漆黑堡垒,它没有任何一处透风的地方,就像是一块黑不溜秋的泥巴,被某个有强迫症的家伙随手捏成的立方体。

“你说,咱们从上界抓来的神魂,都被关在里面?”卫囚深呼一口气,以此缓解紧张的心情。

“他们虽然不是我抓的,但是是我亲手送过来的。”蒋厉语气相对比较沉稳,看样子以前经常来这个地方。

“你的计划是什么?”卫囚瞥了他一眼。

“我打算买通这里的阴差,等王秉轩他们抵达这里的时候,给那些神魂放一天假。”

上界这些神魂,基本上都是枉死,心中大多都有怨念,所以无一例外,部化为了恶鬼。

他们现在的实力,比起在上界当修士时候只高不低。

至于为什么一定要用他们,而不用其他的恶鬼。

蒋厉的解释是,其他恶鬼服刑最少的,也在这里待了上千年,心中的怨恨早就没有了,进攻的欲望也不是很强烈。

甜甜学生孔安落叶地上俏皮样子很纯真

而那些修士,算算日子,最多也不过才来了一年。

他们每天遭受着地狱的酷刑,正是心中积累的怨念最高的时候。

要是这时候给他们放一天假,估计会把整个刑狱鬼界掀个底朝天。

“我们让这些狱卒们提前准备好躲起来,时间就卡在王秉轩他们来这里的时候,到时候场面一定会非常精彩……”蒋厉沉声说道。

“啧啧啧,那些恶鬼见到王秉轩他们,肯定把他们撕个稀巴烂。”

卫囚咂咂嘴,称赞道:“不愧是你啊蒋厉,太阴险了!”

“哼哼,就算他王秉轩有四大恶鬼又如何,我就不信他们能同时打过上百只恶鬼……”

蒋厉冷哼一声,朝那道漆黑的铁闸门走去,“不说了,先进去吧。”

……

凝腥鬼界,怠惰空间。

凝腥女王漫无目的地行走在一片漆黑混沌的环境之中,她知道这是哪里,但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去。

此刻在她的心中,有恐惧、有迷茫、有不安、有愤怒、有悲伤……但最多的还是遗憾。

差一点点,就能成仙了。

当时那道仙门明明离自己那么近,只要伸出手就能触碰到。

可惜自己无法动弹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在自己面前关闭,而后坠落深渊。

而现在,那个亲手关掉这扇门的人,就站在自己的面前。

她停了下来。

“我警告你,赶紧放我出去。”

凝腥女王恶狠狠地说道:“我已经成仙了,你知道仙人有多厉害吗?捏死你就像捏死蝼蚁一样简单。”

听到这话,苏凡只是轻笑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她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,“你笑什么,你不信?”

“如果站在你面前的人不是我的话,可能还有点可信度。”

苏凡缓缓说道:“但你忘了,我可是亲手关掉你仙门的人,你觉得你的威胁,对我有用吗?”

凝腥女王瞬间沉默了。

关掉仙门的那一刻,没有人比她看得更清楚了。

这一幕,哪怕过去一千年、一万年,她也不会忘记,她已经把他深深刻在了骨髓里。

“你别用这种眼神盯着我,我不欠你的。”

苏凡撇着眼睛,冷哼一声,“要不是我,你现在早就变成一堆飞灰了,第一道天劫你都抗不过去。”

“谁说我扛不过去了?”凝腥女王瞪着眼睛说道:“要不是你把我的法身毁掉一半,我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?”

“我呸!”

苏凡厉声打断道:“你要不要脸?你要是真能扛过去,还抓我朋友干嘛?”

“这有什么奇怪的?你们人类渡劫不需要做准备吗?难道直接用身体硬抗?”

话刚说一半,凝腥女王忽然想起苏凡徒手劈碎雷枪的一幕,声音不由自主地弱了下去。

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变态……”

不过她倒是不知道苏凡以前为了渡劫,收集了多少材料,不然她这话就说得更理直气壮了。

“渡劫没错,收集材料也没错,但你错就错在不该拿我朋友做材料。”

苏凡顿了一下,眯起眼睛说道:“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?”

“什么?”她下意识问道。

“我最讨厌别人拿朋友要挟我,他们的下场都很惨,你应该感谢我,至少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。”苏凡似笑着回答她。

“那……你会杀了我吗?”凝腥女王看着苏凡,嘴角挂起一个暧昧的微笑。

“会的。”

凝腥女王忽然狂笑起来,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。

“你笑什么?”苏凡眯起眼睛。

“你有没有搞错啊,我可是仙人诶,嘿,你刚刚没有听见吗?我,凝腥仙子啊,你凭什么觉得你杀得了我啊?”她的声音嚣张跋扈。

苏凡伸手向前虚空一伸,一道神奇的力量降临到她的嘴巴上,整个世界瞬间安静了不少。

“你不用这么嚣张,别说你只是个连一只脚都没迈进仙门的半吊子真仙,就算是你真的成了真仙,我也照杀不误。”

苏凡缓步走到她的身边,轻声说道:“不妨告诉你,在你之前,我已经和三个真正的仙人交过手了,一死两逃。”

嘶!

听到这话,凝腥女王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她的嘴虽然被封住,但她的眼睛里,却流露出了恐惧之色。

她知道苏凡不会骗她,因为没那个必要。

一个能轻易用肉体扛过雷劫,又能强行将飞升之门关闭的存在,有很大概率真的曾杀死过真仙!

苏凡淡笑一声,随手从乾坤戒里掏出一张藤椅,当着她的面,一屁股坐了上去。

她还以为他是觉得自己不信,要祭出什么法宝证明一下,结果苏凡却做了这样一个令她惊诧不已的举动。

他翘起二郎腿,又从乾坤戒里掏出一个小碟子,里面是瓜子,边嗑边说道:

“说说看吧,你现在有什么想法?”

她稍微恍惚了一下,等回过神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能开口说话了。

“你是用什么力量杀死真仙的?”

她紧盯着苏凡的表情,又连忙补充了一句:“我不是不相信你,我只是好奇,你用下界的力量,怎么会对上界的仙人造成致命伤害?”

“谁说我是用下界的力量的?”

苏凡磕着瓜子,语气风轻云淡,“是他想用上界的力量杀死我,结果我没事,反倒他自己死了。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凝腥女王惊呼一声,“上界的力量都杀不死你?你到底是什么怪物?”

“唔……我现在不想跟你讨论这个问题,有机会你可以自己试试。”

苏凡从藤椅上站起身,别收拾身上的瓜子皮边说道:“哦,对了,可能你也没这个机会了,我不可能放你出去的。”

“嗯?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打算把我永远关在这里吗?”

凝腥女王的语气显得有些着急,“大不了我离开这女孩的身体,咱们互不相欠行吗?”

之前赖在李七凝的身体里不出来,是为了降低渡雷劫的难度,现在雷劫渡过了,也有了仙力和金身,这具肉身对她来说就没什么用了。

出去之后随便找个肉身或者修炼个法身,再找个地方重登一次仙门,就可以和这个世界永远说拜拜了。

不过理想很美好,现实却很残酷。

“你不会以为,我苏凡的便宜,是这么好占的吧?”

苏凡看着她,冷笑了一声,“利用完我朋友的肉身,又利用我帮你渡完雷劫,现在想拍拍屁股走人?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?”

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

“嗯,我还没想好,不过在我想好之前,你恐怕得一直待在这里。”苏凡说道。

凝腥女王在心里默默盘算起来。

与其跟他硬碰硬,倒不如先假装答应他,反正自己都成仙了,早晚有一天能从这里逃出去。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“口头答应可不行,谁知道你心里想什么。”

苏凡从乾坤戒里拿出那本典藏版的五十页天道誓言,然后直接丢给了她。

“照着里面的内容发誓,我这个人怕麻烦,所以必须从根源解决问题。”

随便翻了一下手里的卷籍,凝腥女王下意识地咽了下口水。

“这是,天道誓言?”

“啊,你还挺识货的,刚好,省得我还得给你解释一遍。”

苏凡缓缓道:“念吧,我在这里已经待得够久了,再不出去他们该着急了。”

凝腥女王把脸一横,冷声说道:“我不念,谁爱念谁念。”

说着她就把手里的书丢到地上。

没想到她还挺有骨气。

“不念?那你就永远在这里待着吧!”

“哼,我早晚会从这里出去,你等着瞧吧!”

“出去又能怎么样呢?你出去之后,我不杀你,就一直跟着你,你开一次仙门我关一次,看看咱俩谁能熬过谁。”

苏凡也有些生气了,冷笑一声:“反正我活了一万年,最不怕的就是跟人熬。”

“你、你不要欺人太甚……”

这下,凝腥女王彻底慌了,自己的小算盘被对手给看穿了,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

最终,她还是在苏凡冷冰冰的表情下屈服了,乖乖捡起天道誓言读了起来。

拿回去。

半个时辰之后,她的头顶上出现一个诡异的云彩图案,苏凡的脸色这才多云转晴,笑呵呵的走上来将卷籍拿回去。